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

马云:未来三十年的机会在哪里?

马云和王健林4月21日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“拳来拳往”。马云逼问王健林的转型代价,而王健林则问,去年联手百度腾讯成立万达电商,“现在想拉你入伙,你上不上梁山呢?”马云的答复非常痛快:如果不是开拓未来,只是防御抵御,那么“任何结合都是乌合之众”。

以下马云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的演讲实录:

企业家是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科学家,很多人把科学家看的很重,把企业家看的很轻,觉得企业家就是赚钱买进卖出的倒爷。我以前当老师,我把老师看的很神圣,但是今天我把老师看的还是很神圣,我做了企业家以后,我为自己做商人感到骄傲,因为我们参与了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。我特别同意刚才周教授讲的,我们也需要参与制度、法制的建设,因为不去考虑,我们共同关心的问题,中国经济就像过山车,一会儿好,一会儿不好,我们需要参与制度的建设,用制度和法制,来保证这个国家、这个社会经济持久健康的发展。

企业家在考虑自己企业的时候,要考虑社会,考虑到整个的建设,法制的建设。我发现很多企业家参与了法制的建设,我觉得这很了不起,有在人大,有在政协的,但是除了一腔热血以外,要增加这样的能力,有时候我看一些代表的提案,也是啼笑皆非,不是参加了法制建设,而是添乱。所以我们自己的能力,也需要提升。

只有思考未来,只有关注年轻人,只有清定世界,你才能把握未来。阿里巴巴不是这两年做成的,是十五年以前我们的思考,坚持了十五年,才走到了今天,今天的你实际上是十年以前的思考,你十年前的思考和十年的行动,铸就了今天的你。同样十年以后的你,也是你今天的思考和今天的行动,铸就了十年以后的你。企业如人,所以一个人的成长和一个企业的成长,其实是相向的,大家把这些问题想明白了,就是今天你想什么,今天你坚持什么,今天你放弃什么,将会铸造十年以后的你和你的企业将会怎么样。

人类有三次巨大的技术革命。第一次是英国的工业革命,从蒸汽机起来。其实蒸汽机的核心,是人类开始希望突破体能,让自己更强大,而英国把握了这次机会,成为了最早期、最了不起的国家。

第二次工业革命,是我们关注的能源革命,是人类希望自己强大以后,能够跑到更远,能够更持久,所以这是继续的从电和能源起来,美国把握了这次机会,成为了最大的国家。

而这次技术革命,实际上作为信息革命也好、数据革命也好、互联网革命也好,这个我们各有说法,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这次革命是放在人的脑袋,让人的智慧起来,是让世界变得更加指挥,所以这是一次完全不同的技术的革命,他对人类社会未来的影响是超越大家想象的。”

第一次技术革命,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之大,超出大家的想象。但是工业革命造成的社会影响是第一次世界大战。第二次能源造成的巨大影响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。而这次世界发生巨大的变化,以前是各国之间为了更强、更远、更多的资源,而这次人类社会已经从巨头的对垒,抢夺顶尖的人、顶尖的资源,变成了国内内部的矛盾,社会经济的发展,人类环境的建设。

所以社会因为这次技术革命,将会变成社会走向更加的智慧。今天的冲击,跟一次世界大战、二次世界大战来讲,还是相对来讲很幸运的。

今天我们最大的变革,不是外部的变革,最大的变革是内部的变革,也就是说我们昨天由于第一次革命和第二次技术革命,所建立的大量的规章制度和思考的体系,由于人类智慧的开发,将会受到巨大的冲击。我们要思考的是变革自己,而不是去改变别人。

这次技术革命,诞生一个什么样的经济,什么样的经济组织方式,我希望在座要去思考,因为这个组织方式,将成为十年、二十年以后,这个世界主要的经济的主要形式,我认为是平台型企业。而平台型企业,今天担当的不仅仅是原来从工厂,只负责生产,到了能源时代,需要有公司是贸易为主,而这一次是加强了,由于智慧出来以后,要加强服务,加强你的制造能力,加上你的服务能力,所以整个的商业结构,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。如果我们的政府体系,社会环境,依旧以当年的整个管理传统的工厂,和公司的思考面对互联网时代的企业,我相信双方会矛盾越多,痛苦越多。

“其实我最近听了很多企业家在讲“互联网+”,但是我认为他们是完全,很多人还是站在彻底昨天工业的思考,在思考未来。但是这需要一个国家,这确实需要一个过程,今天来讲,我们再想另外一个问题。

第一次工业革命,大概花了五十年时间,才真正变成一场巨大的人类的一个技术的革命。第二次能源革命,也将近花了五十年,而互联网刚刚过去了二十年,未来三十年,才是互联网经济发挥巨大作用的,而未来三十年的机会在哪里,今天我们所有人在思考,互联网冲击了你的行业,对你的公司、你的行业、你的城市,有巨大的冲击,但是刚才马行长讲,拥抱变化,你应该是改变自己,去适应这个未来。所以我觉得,未来的机会在于,有人称之为“互联网+”,那是对互联网公司,我们大家现在讲的很多“互联网+”,“互联网+”是互联网公司说我应该思考加什么,但是更多的应该思考传统经济+,应该加上互联网,也就是说互联网加上传统经济,才等于我们未来巨大的机会所在,不仅仅是未来。

我刚才听了王总讲的O2O,O2O是一个伪命题,因为它原来思考从线下往线上走。有人讲如虎添翼,我从来没见过一个老虎有翅膀的,那是想象力。坦克装上翅膀未必是飞机,坦克就是坦克,只有飞机和坦克的完全的结合,才能有未来。所以所谓O2O,是传统经济自己想象说有一天,我可以飞到天上去。只有双方之间的配合,步、坦、空、客、导联合,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可以活过三年,活好三年,这三年是非常艰辛的。

大家觉得互联网公司你们真能挣钱,但是他们没有想过,15年来,像我们这样的企业,腾讯这样的企业、谷歌这样的企业,所付出的巨大的代价和错误是没人想象的。我见过很多工厂,晚上10点钟除了机器在转,没有人在转。而互联网公司,过了12点,都是人在挑灯夜战。

术业有专攻,刚才万达王总讲的这一切,我们充满惊讶,但是我们花了十五年时间,在互联网里面,其实互联网并不仅仅就是上一个网那么简单,所以我觉得未来的机会,是我们共同的合作,共同的打造未来,互联网经济不是虚拟经济,互联网经济是把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联合在一起,才是赢家。

所以经常说虚拟经济会赢,还是实体经济会赢,好像现在实体经济批评虚拟经济觉得很骄傲,虚拟经济说你们实体经济太土。其实真正的互联网经济是实体经济加上虚拟经济结合起来,才称之为真正的互联网经济。只有这两个结合起来,才是真正的赢。所以未来的制造业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,未来的机器会思考,未来的机器会讲话,未来的机器会交流,未来的机器会想象,这是我们在未来三十年,这个世界会面临巨大的变化。

所以互联网企业要想活得久、活得好,必须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普惠的技术,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普惠的技术,所以这是我们在这个情况下,在座所有的企业,如果有一天,你真正希望做到配合和协同作战,真正希望变成十年以后依旧能够生存、成长和健康发展的企业,要从组织思考、人才思考和文化思考上面,彻底的改变自己。

所以我刚才说,任何的转型不是每家企业都是需要转型的,但是每家企业都是要升级的,而真正的升级,就在于人才的升级,思想的升级,文化的升级。

王健林:

一开始他讲的很严肃,发现后来还有点像他自己的风格,比较放开一点。不过我在给你提醒之前,先给你提醒一下,地面的企业不可能飞到天上去,像飞机一样。我告诉你,飞机就是从地面上飞上去的,最后还要落地回来。既然你讲了互联网世界观,我就不讲其他的问题了,为什么劝你戴上耳机,因为你刚才讲的我听不清。我提一个问题,去年我跟百度、腾讯成立一个公司,有人给我们取名字,说我们叫腾百万,更可恨的我们有一个名字,叫玩淘宝。第一,你认为我们会是玩淘宝吗?第二,假设我们三个是梁山的晁盖、宋江和吴用,现在想拉你入伙,你上不上梁山呢?

马云:

任何一个组织,首先要问你的使命是什么,愿望是什么,共同的价值观是什么,要得到的结果是什么,只有这样,才能建立一个了不起的作用。梁山108将,合在一起的核心是替天行道,他们共同的价值观是江湖义气,兄弟为大,他们的愿景,遗憾,没有建立一个真正的愿景。所以我觉得这个组织的问题在这,你们三家我觉得有点像凑拢班子,健林需要完全彻底的改革,进行转型,我深刻理解。另外两个兄弟觉得,反正也不是我出钱,我出一点点钱,有人去搞阿里,我觉得很高兴。大家真的这么想,因为这个市场之大,联合在一起,是可以做到非常大的市场,因为真正未来机会所在,就是如果阿里有机会能够跟万达这样的企业传统的经济结合好,大家共同明白的是开拓未来,创造未来,而不是战略上的防御、战略上的抵制,任何结合都是乌合之众。

发布时间:2017/9/29 10:02:58

如对上述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,谢谢!